加载中...
     
 
关键词: 原创 火凤凰网 火凤凰文学,火凤凰诗刊 艺术家博客
kesioncms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火凤凰艺术网/火凤凰网 >> 文学作品 >> 故事 >> 浏览文章

2010/12/2 9:15:53 本站原创 子在川上曰 【字体:   点击数:

     1
       从山上把羊群赶到羊圈里关起来后,夜色已经很浓了。打开家门,培培把脑袋探进去看了一下黑乎乎的屋子,问道:“三儿哥,你爹和你娘呢?”
      三儿在桌子上摸到了一盒火柴,摸索着点燃了煤油灯,发黄的灯光照亮了三张惨白惨白的小脸蛋。“老老外公快死了,他们去看望他去了。”
      “你一个人在家,不怕吗?”梦梦用力地抓住了三儿的手。
      “不怕。”三儿摇了摇头,挺了挺胸膛,说:“我可是个爷们呢,不怕。”
      “可是,听奶奶说,临死的人的魂魄都会飘起来的,飞呀飞,飞呀飞,要把生前所有走过的路全部重新走上一遍,把生前走过的脚印要全部拾捡起来,不能遗漏一个。还要去看望自己所有的亲人,顺便在最亲的亲人那里抓走一只鸡,这样,在去阴间的路上才有东西吃。”梦梦的声音越来越低了,有一点颤抖。
       “可是,老老外公是最疼我的了,他不会吓我的。”三儿大声地说道。这时,一阵风吹了过来,煤油灯熄灭了,三儿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径直去了西屋。他用颤抖的手重新点燃了煤油灯,这时,听到了西屋鸡舍里的鸡发出了惊恐的叫声,还有一只鸡发出了惨叫。三儿端着煤油灯,培培和梦梦一左一右抓住他的胳膊,一起走了过去,数了数,一共九只鸡,都还在。
       “是老老外公来抓鸡了。一定是,一定。”梦梦说,三儿感觉到她的指甲已经掐进了他的肌肉里了,可他感觉不到疼痛。

       三个人挤在一起,看着桌上跳跃的黄黄的灯光发呆。培培说:“三儿哥,你去我家住吧。我跟我爹说,今晚我不跟我姐睡,我跟你睡。”三儿摇了摇头。梦梦迟疑了一下,说:“再不,你去我家住吧,我跟我娘睡,你和我爹睡在一起。有我爹保护你,一定没事。”三儿还是摇了摇头,“老老外公最疼我的,他不会吓我的,你们回去吧。”
      “可是他刚才抓了你家的鸡。”
      “我知道,你刚才不是说他在去阴间的路上要吃吗?”三儿说。
      外面,培培的姐姐和梦梦的爹都来了,喊他俩的名字。三儿推着他俩说:“回去吧,我没事的。老老外公最疼我的,我哪儿也不去。”

       2
       三儿和梦梦各自骑在一枝树杈上,摇呀摇,看着树下的羊群吃草。“怎么培培今天没来?”
      “放学后,我去培培家喊了培培,可是培培不在,可能跟他妈去了地里。”三儿说。
      “哦。可我今天老是感觉到培培一直轻手轻脚地走在我们的后面。我一次次的回头,却看不到他。”梦梦说。“老老外公真的抓了你家的鸡?”
      “嗯。那天我们一起去西屋,我还数了一下,九只鸡都还在。可是第二天我放养鸡的时候,却只有八只了,另一只死在鸡舍外面了。”
      “肯定是你老老外公吃了。”
      “嗯,嗯,肯定是。”
      “呵呵。”梦梦就露出白白的小米牙,得意地笑了。这时,三儿突然发现了培培站在了梦梦后面的树枝上,也在笑着。三儿问道:“培培,你怎么来了?”
      梦梦惊讶地回过头时,培培却一闪就不见了。“培培,培培。”三儿喊道。
      “那不是培培吗?”梦梦指着他的身后说。
      三儿回过头来,看见培培正往山下跑去。三儿和梦梦对望了一下,都从树上跳了下来,追了过去。他们气喘吁吁地追下山,追到培培家门前鱼塘的时候,培培不见了。
      梦梦突然尖叫着:“那不是培培吗?”
      三儿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培培面部向下,正漂浮在鱼塘的水面上......

      后记:
      二十多年后的一天,我和梦在南边沿海的一个城市偶然相遇了。我们坐在路边的一个小店里,看着窗外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行人,已结婚生女的梦幽幽地说:“昨晚我又梦见了培培,我们都还是七八岁时的样子。我俩撵着他飘飞的魂魄一路追呀追,最后,又追到了那个鱼塘边...... 今天无意中就遇见了你。你说,如果有一天,我飘飞的魂魄来找你,你还会一下子就认出了我吗?那个时候,你是为我高兴还是难过?”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s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