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键词: 原创 火凤凰网 火凤凰文学,火凤凰诗刊 艺术家博客
kesioncms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火凤凰艺术网/火凤凰网 >> 文学作品 >> 评论 >> 浏览文章

中国当代诗歌的边缘化命运及其诗人使命的概述

2011/1/10 11:24:29 本站原创 时东兵 【字体:   点击数:

中国当代诗歌的边缘化命运及其诗人使命的概述

 

 

在由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主办的中国当代诗歌的边缘化命运及其个人使命的恳谈会上,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朱大可教授、中文系主任王鸿生教授、德国汉堡大学哲学教授黄凤祝、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杨小滨研究员、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震教授、著名诗评家徐敬亚、耿占春、王晓渔等数十人进行了热烈讨论,各自阐述了不同的观点,引发的争论在当今诗坛很有代表性。本次诗歌研讨会,意在重审诗歌在中华文化中的触角意义,并探求诗人的文化使命。显示了诗人、诗评家在迷茫中为中国诗歌寻找出路的努力。

中国诗歌边缘化的问题,已经在诗坛关注已久。有的诗人升了教授,有的当了官员,还有的作了公司的老总,看似诗坛底蕴很足,尤其是2007年的诗歌界,热闹非凡:从声名远扬的青海湖诗歌节、三月三歌会等各种大型诗歌活动,到颇受争议的诗歌天问公约,诗人自杀、庸诗榜等业内新闻频频报道,从中引发的喧哗与叫嚣,争议与嬉笑,继而反思诗歌发展的症结究竟在哪儿,但诗歌边缘化的问题,并没有因此而改变。看看诗歌现场的另一面,则是无数散落于民间的寂寞写作、孤独盛放的优秀诗人,他们或许无门无派,地处偏远、不追逐江湖地位或世俗声名,但最起码,他们能写好自己的诗,视诗歌为灵魂的安身立命之所。也有专家认为不存在诗歌边缘化的问题,现在,各地方的诗歌研讨会、朗诵会、评奖等活动十分频繁,近20年来,诗歌的爆发力和想象力是空前的,其中不乏很好的诗和诗人。而诗圈内外却还是有不少人,觉得诗歌越来越边缘化了。那么,诗性的敌人到底是谁?我们究竟被什么羁绊?我们失去了什么?为什么会觉得被挤到了很窄、很边缘的地方?这些问题值得我们好好地研究。

关于诗歌及诗人是否要承担使命,怎样承担?有的诗人认为,讲责任会约束诗人创作的灵感,会压垮诗人柔弱的双肩,会损害诗歌的艺术价值。但更多的专家提出不同看法,诗人首先作为人就应该负有责任,作为家长对家庭负有责任,作为晚辈对长者负有孝敬的责任,就是自然界中的动物,它对自然的生生不息也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上帝不会为一个不承担任何责任的物种安排一个角色。诗歌和诗人理应担起应有的责任,看看古今中外流传至今的经典之作,哪一篇没有浸透诗人的忧患?哪一章没有凝固诗人的心血?

我赞同王鸿生教授给好诗作的界定:1,可信赖。诗是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原生态,是同自己搏斗过的一种本真;2,可再生性。如果当一个人情绪感觉很糟糕时去读诗,就觉得内在的活力被激活,文字中的深层含义被挖掘,有了一种凤凰涅槃的体验。在大学校园,在我的《诗歌美学》课堂,学生们是喜欢诗的,只是不喜欢那种装腔作势、感情苍白的诗,不喜欢那种故弄玄虚、内容空洞的诗,更讨厌那些冠以什么流派、连自己都不知是何物的非诗。

而现在的诗评界,在讨论诗歌时,动不动就冠以什么主义,把诗歌创作概念化、抽象化,有些诗人也热衷于带上什么主义的光环,各种流派恣肆汪洋,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殊不知写出好诗,需要诗人用心血去换的,不是靠什么作秀、抄作就能得到的。现在有多少人用心去写诗?很多都是粗制滥造的垃圾。诗对诗人来说就是生命的一部分,不是为了进入所谓的文学史去写,那种带有极强功利色彩去写诗的人,是写不出什么好诗来的,诗人应该关注自己的灵魂。而有的诗评人,连诗歌也不好好读,就以诗评家名份说三道四,写出的评论文章无非就是论点、论据、结论那一套八股文,更有甚者,不着边际的自说自话一番,怎不叫人心生厌烦呢!有很多读者说,80年代,我们读诗经常是热血沸腾,而现在诗人的激情和力量都哪儿去了呢?我们的诗人是不是应该想想,我们应该给读者什么?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世俗的人很难做到不向这个世界妥协,那么,诗人如何用诗的翅膀飞翔,让精神得到解脱呢?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s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