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键词: 原创 火凤凰网 火凤凰文学,火凤凰诗刊 艺术家博客
kesioncms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火凤凰艺术网/火凤凰网 >> 文学作品 >> 评论 >> 浏览文章

浑然大气之美--读如风组诗《金木水火土》

2011/1/17 9:40:57 本站原创 路漫 【字体:   点击数:

“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木”,始见于《尚书?洪范》。五行起初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物质观,后演化成抽象哲学。并被广泛用于古代医学和占卜命里学。当我读完如风以“金木水火土”命名的诗歌时,不得不被其浑然大气深深触动。
    “是我将大地劈开,将王朝断送/这不怪土。你问我下辈子作甚/凿一条运河/去看牡丹”《土》。乍看这里的我是毁誉参半的炀帝杨广,但其实是诗人性情的流露。内圣外王在这组诗歌里表现的近乎完美。诗人在《土》这首诗歌里运用虚实相间的手法,把“我”巧妙地融入进去,最后获得完整的自我。“我在东都洛阳,不坐深宫/看遍关中盆地/华北平原和太湖流域/一眼千里”是实写,接下来,诗人笔锋灵动的一转:“我上唇饮酒,下唇吐出的诗句”将读者带到诗歌的王国,正是这凌空而来的一笔,才把诗歌的浑然之美呈现在我们面前。
   如风曾自豪地说“我是长阳人”,“是的,我以自己是长阳人而骄傲。都说水域是人类诗和歌的最早摇篮,故土是诗意的发源地。我的故乡长阳是古代巴人的聚集地、现代土家族的发祥地。漂泊时多,算起来呆在故乡的时间并不长,但我的根在那里。那条奔腾的清江,那条婉转的三背河,那些贫瘠的土地,那些顽强的庄稼,那世世代代伴着哭嫁歌婚娶、跳着撒叶儿嗬送亡的人民……喂养着我和我的文字。我永远不可能真正远离。长阳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在读他的诗歌的时候,不得不把眼光投入到鄂西清江流域巴人生生息息的土地。那些古朴的民俗至今依旧在这块土地上传承。
    跳撒叶尔嗬是土家人对死亡的一种特殊理解方式,使如风的诗歌有一种特殊的豁达。“我说的是我 说的是你/说的是生生死死来来去去……/其实我说的主要是/树,以及相关的一些人、物/和忘不了的记忆《木》长阳山歌里锣鼓歌不仅内容丰富、而且极为风趣、热烈,这些都在如风的诗歌里有着抹不去的痕迹。“我没有那么多五百年/我要将每一个五百年要做的事情/都当作最后一堆篝火/来燃烧”《火》
  八百里清江,八百里山歌,八百里的水域,那独特的地域文化养育了如风,成就了如风有别于他人的诗歌。“五百里之内都是我的/水域。每一尊顽石/都彬彬有礼/每一株水草都/怀揣风情。每一条鱼/都跟长尾情人游进洞房/每一窝水蛭/都举家从良”,这里的“顽石、水草、鱼、水蛭”都有了诗人的感情,物中有我,我中有物,最后达到物我两忘,浑然一体。“但我要每一粒沙每一滴水/和每一条鱼都幸福/幸福无比”,“一粒沙、一滴水、一条鱼”在常人的眼里何其渺小,但诗人的爱正是从这些小的微不足道的事物上升到大爱。“五百里之内”和“五百年之内”两组大数字的运用使诗歌的地域和空间在瞬间放大,延伸到我们的心灵深处,《水》也就了有了诗歌的大气之美。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诗经.小雅,《鹤鸣》),如风的诗歌没有局限在自己生长的地域之中,而是博采古今中外文化之玉,砌自己诗歌之方城:“我在东都洛阳,不坐深宫/看遍关中盆地”,这里有历史,但诗人没有把笔墨停留在对历史的缅怀和咏叹上,而是借历史来展示自己,在诗歌的王国里驰骋诗人的想象。“自己是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有他守护金子的决心”、“我更像《儒林外史》中的人物/严监生,伸出两根手指”,这里的“葛朗台、严监生”完全脱离了原作中的个性形象,获得了新的生命。他们从这一刻起在如风的诗歌里开始了新的生命之旅。
    字、词是诗歌的符号,只是为诗人的内在感情的喷涌服务,诗人通过对字词的锤炼形成诗歌语言。我们通过诗歌语言来感受诗歌带来的美。苏珊?朗格对这个问题有过非常精辟的一段话:“词本身仅仅是一个工具,它的意义存在于它自身之外的地方,一旦我们把握了它的内涵,……我们便不再需要这个词了。然而,一件艺术品便不相同了,……我们看到的或直接从中把握的是浸透着情感的表象,而不是标示情感的记号。……艺术符号的情绪内容不是标示出来的,而是结合或呈现出来的。一件艺术品总是给人一种奇特的印象,觉得情感似乎直接存在于它那美的或完整的形式之中”。“但见性情,不睹文字,该诗道之极也。”是皎然在《诗式》里给汉语诗歌标出的最高艺术境界,如风完全可以在天赋和后天努力后达到这个境界。这是我和所有爱好如风诗歌的朋友共同期盼的。
    写下这篇文字已经很久了,做了很多次的修改,但还是怕自己的文字给如风的诗歌造成阅读上的硬伤,迟迟不敢见于读者。但我生性大胆的秉性难改,再次做了修改斗胆发出,望爱好如风诗歌的朋友斧正。亦以此文见教于我的朋友、兄弟——如风!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s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