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键词: 原创 火凤凰网 火凤凰文学,火凤凰诗刊 艺术家博客
kesioncms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火凤凰艺术网/火凤凰网 >> 文学作品 >> 评论 >> 浏览文章

书法的审美及现代书风种种之浅见

2014/10/29 10:23:44 火凤凰网 穆昉洲 【字体:   点击数:

书法的审美及现代书风种种之浅见

有关中国书法的审美,屡见不鲜。争论颇为激烈。甚而互相攻讦,一时间烽烟四起。这是一个双面剑。亦好亦坏。好者,凡争论必有进步,凡辩驳必有真理。从古代至今,哪有没有战火的书坛?欧阳询一代宗师,然而米芾却直折其锋,甚至略带讥刺说欧书“如新瘥病人,颜色憔悴,举动辛勤”。二人均是举足轻重,一言九鼎,然孰是孰非?欧率更端妍密丽,米南宫迅疾多姿,欧书遵法,米体尚意。这是一个时代变换的问题,不是简单的高下之分。但是他们虽然书风相去甚远,却都有共同点,欧阳询八体皆能,跪碑卧毡。效二王,学索靖,内承周,齐峻整。外收梁陈绵丽。米芾初师欧柳,后转二王。二人俱以古人为师。以至于米芾直到五十岁才确立书风。这种争论是有益的,进步的。

  但是也有些现代书家,未曾研习古人,根基尚不稳健,点画不入艺流,就蔑视前贤,自称一派,第一误导书风,第二为后世学书者广开幸进之门,以为习字当信马由缰,随手而发。真罪莫大焉。

  书法的美。在于点画的质感,曼妙的结体,通篇的行气。要达到这些,非要遍临诸帖,深深浸透中国文化不行。不追本朔源,无以得知为什么写书法,为什么书法好看,为什么书法在人类遗留文化中经久不衰,这是由于中国文化的精深,汉文字的独特魅力的彰显,才形成了并列于绘画的一种艺术形式。它与绘画一脉同源,难于绘画,又比绘画有更深的审美要求。故而历来书家高于画家。现在不然,书家的流于俗而不思进取,导致欣赏人群对书法的不理解。这是书法史和书法人的悲哀。不是书法本身的悲哀。

  虽然不能要求每位书家都是书法理论家,但最起码应该知道它的来源与嬗变吧!

  首先勤谨的苦练几乎是所有书家公认的不二法门。王献之幼承家学,问道于王羲之,王羲之告曰“门前荷花池水,写完十八缸即可。虽然听着让人顿生颓丧,但是却告诉我们,求教固然重要,最重要的依然是苦练。不历经寒暑,不知笔墨之性,何能自如洒脱?

  ““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

  “米芾既老始成家”

  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笔画经过反复的锤煅,老成精炼自然而成。笔画为骨肉有情,方能熟练驾驭体势。有了体势,才会有资格灵动飞扬。故而书法审美,先看笔画强弱,骨力劲衰。次看体态妍媸,行气畅艰。终看意趣情态,涵润隽迈。至于个中有参差,朝揖,相背,飞白,灵动,个人造化使然,仁者智者各有领悟,不尽相同,方才是性情了。………

  然而这些美感从何而来呢?正好来自于纵横五千年的书法贤者们异彩纷呈的巨献。数以千百计书法先哲们用时间给我们留下了系统庞大的精美享受。“如能常拥百卷书,千年可不为小人”。书法的审美和提高离不开个人学识的支撑。书法是文人整体精神风貌,涵养素质的一个集中体现。我喜欢六朝文人的立意高远,强健戟指。又喜欢明朝文人丰神俊逸,洒脱冷傲。也喜欢晋人的飘逸舒展,简约俊朗。也喜欢隋唐书法的刀枪剑戟,矛戈森严。这样书作在和这些古名人“首孝悌,次谨信”、“仁爱泛众”、“口吐清词,落笔珠玑”的个人品格相结合,是多么的迷人,多么唯美啊。

  目前的有些自称现代书法的“画字”或笔淡水濡,或磨浓型拙,或无本变异,或丑态畸相。笔画起止无藏无收,扁锋齐刷。欲求李叔同,林散之的憨态意趣,然而又没有其机锋,本来此二人书法有个人情怀,自有些把玩之处,然细究仍不足开宗立派。浅薄追随,就失之大谬。显得筋不束肉,乏骨怠气。又没有毛笔韵味,更不象中国书法。貌似高深,实际已经不用临帖尚贤,小学时怎么写,现在怎么写,便是了。

  求变必生,不变有死的可能。但要顺应历史,顺应大道,变化发展不是颠覆。离经叛道以求其变,无异于自残。杂糅相并,以无法为有法。得需要多大的功力和修养啊。所以书法人还得先明了书法的本性和使命,进而形成比较完备的审美体系,大家共同做起来,才是文化兴邦,以笔法为要,笔意随之,执转使用为根本,性情才气随之,但求墨池愚痴汉,不做书中画纸人。

  愚以为,书法的审美应着意一下几点:第一、看功力,是否真正如前人样苦练勤恳,笔力自然脱胎。其实等同于看线条质量能否表达书法的特质。第二、看使转,是否真正能够领会前贤的书品而心摹手追,形神兼备。等于是看形态结体间是否和汉字的最美解构近似。  第三、看章法,是否真能谋篇间瞬间天成,而不是刻板的写一个尺寸和一个固定的布局。尤其是命题创作的作品,骤然发力,短暂构思。第四、看性情,是否是有涵养和学识做支撑,愉悲欢佚,静躁疏狂。是否有所表达。即所谓意境,只有具备这样的审美诉求和审美元素的作品,愚以为方称的上是书法了。

  所谓无知者讳过,我见识浅薄,执一词而断全豹,失之偏颇,让众位书家哂笑。当然本人也拭目以待出现这样的断代大师。这是时代的福气。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s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