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键词: 原创 火凤凰网 火凤凰文学,火凤凰诗刊 艺术家博客
kesioncms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火凤凰艺术网/火凤凰网 >> 文学作品 >> 诗词 >> 浏览文章

身体里的青海(组诗)

2011/4/2 9:02:50 本站原创 元业 【字体:   点击数:

身体里的青海(组诗)

文   元业

◎在诗意的青海独自生活

 

独爱煮熟的羊肋巴,独爱草原,戈壁的

自然本色

将干净的大地

用心灵一遍遍不断擦拭


 

每一株小草里藏着微小的灵魂

每一滴水珠里蕴含饱满的生命

我在自由生活  打开胸襟

和一只鹰的翅膀   紧紧拧住了草木之汁


 

每一朵格桑花里,有我独爱的女人

每一个细小的腰

是我温暖的巢


 

这是我钟情的大地。我写着

短小的诗歌

继续做着一个浅薄的人


 

我独自隐身生活在贵德盆地一角

不断在辽阔的青海大地、高海拔

和缺氧的重量里

感受无穷无尽的质感的力量


 

◎  谢谢

 

谢谢你善意的提醒

生活中,我多次摆错自己的位置

真的,谢谢你

虽然我一下子

无法用橡皮擦轻轻擦去曾经的浅薄

但我会一点点洗去自身的缺点


 

就像水泡软这件穿旧的衣服

时光将无限制耗尽人生的铅华


 

◎  高原

 

山陡的地方,雨落的更急,草长的越少

牧群蜷在突兀的山崖下躲避滚滚山洪。远处毡房

在迷雾里撑起生命的角色

一个牧人的目光里有雾

山洪过后,高原又趋于平静

内心的痛,不为人轻易察觉


 

◎  温暖的尘埃

 

从阳光中来,从空气中来

从大地上来,从汗水中来

这小小的尘埃

卑微,内敛,不张扬


 

落在花瓣上,花就开了

落在池塘边,池塘就涨了


 

这小小的尘埃,承载着

天空的重量

大地的重量


 

在大地上奔跑

在心灵里奔跑

一条条道路  被童话指点,光芒万丈


 

一点点,一寸寸,沿着悬崖

沿着禁地,被摁灭了的火重新燃起来

打开门庭   打开尘封一冬的心绪


 

谁都不忍心触动

静静的

让它无边无际地播种

不动声色的辽阔

生命,灵魂,光阴

便风生水起,便春风得意


 

◎  一朵花说败就开败了

 

一朵花,说败就开败了

没有预兆也没有遗言

它卷起身子,掌握了隐身术

沉入风雨  落入泥土

它的根,融进大地的深层

咬住泥土松软的养料

撑着一片蔚蓝的天空


 

它隐身的样子楚楚动人,柔软的腰身

打湿了许多欣赏的眼眸

它嘴唇曾经赞美的事物

还在大地留着筋骨,在骨头里榨出了骨髓


 

它把骨头返还给大地

扬出了命运里所有的灯火

忧伤的上帝

来不及弹奏一曲沉重的安魂曲


 

◎  我身体里住着一群鸟儿

 

我身体里住着一群鸟儿

清晨,它们伴着涌动生命的草木倾巢飞出

越过雪山,草地,戈壁,田野

越过青海的蓝天和白云

夜幕时,它们网来满翅膀的夕阳飞回来

烹调美味的晚餐


 

夜里,他们细语呢喃

谈论庄稼,一个在田地里耕作的农夫

谈论市场,一位卖豆腐皮的西北女子

他们看见了上涨的物价

看见了一辆煤车开下拉脊山

看见了一位失业者沮丧的神色


 

他们知晓民情,知晓地理天气

一朵朵鲜花仰头微笑招呼它们

一片片土地裂开河床,河流在欢悦流淌


 

空闲时,它们收拾

瓷质的巢,柔软的翅膀

拍满身辛劳的尘埃

衔来露水,汗水,收获,滋润细微的痛


 

之后,它们裹紧了夜色

捧住五官散落的世界

在星夜里忏悔,做弥撒


 

◎  身体里的春天

 

草木皆春。一点一点的绿

涌出身体


 

这暖巢,再也关不住满园

春色了

鸟声啼鸣,河水欢畅

一下,就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像远山里的布谷声

像三月的桃花袅娜多姿


 

一点点春天

就开始在身体里生儿育女

就开始过起红红火火的日子


 

◎  身体里,我喂养着一只虫子

 

这只虫子,比豆粒还小

种下去,就有悠悠的揪疼

带着一颤一颤的河水

绕不过贵德,绕不过谷地


 

这只虫子,绕着青海

吃远山顶峰的雪,饮野草滩

汩汩的泉水

它绕着朴素的柴达木

分泌方圆几百里的盆地和钾肥

它让灵魂分解、化合

舍弃我收获的果实


 

它有叹息,战栗,不敢自生自灭的忧伤

它掸去一座旧庄廓的尘埃

让往事的钟表反时针走动


 

它一再蜷缩,却无害人之心

每个藏的最深的夜晚

它为我斟酒,诵诗,储藏乡思


 

这么多爱恨情仇,这么多

愤俗嫉世,它只让我


 

把头往臂弯里低了再低


 

◎  身体里的青海

 

多少次,我围绕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

为它转经,为它祈祷。一片雪落在远山

久久不肯消融

我掩饰住了哀伤和孤独


 

我将生命禁区的那些植物和动物,高海拔和缺氧地带

一个接着一个叫醒

一个人,用尽毕生气力

无法解除青海湖边土拨鼠的命运


 

这是多么的沉重啊,深夜醒来

我和身边的一棵杜鹃花打招呼

生命里炙热之火

让心灵不断前进一寸

盏盏唤醒的人们点燃灯盏

酥油的味道、经幢的声音盈满大地


 

在青海,在西北偏西之地

谁把我纵横的祖国一寸寸捂热。我喜欢建筑

另一种爱

当穿戴丰厚羊毛的藏羚羊站在眼前

我承认,我是惊慌的

面对兄弟,确实不想让他看到我落魄归来的样子


 

◎  风荡襟,在身体里

 

身体像一座唐宋的城堡,里面住着风。

这爱东奔西跑的刁钻丫头

它成了我的心跳


 

它鼓着,一生气,红尘里的恩怨

拥抱落花

谷地里蜿蜒的地理更颤栗了


 

但我宁肯,风荡襟,天下太平

一腔风,让我学会在生活里扶起自己

让我学会坚强接受生活的千疮百孔


 

这风,是什么时候来的呢?没有铁轨

也没有坐骑,当我一觉醒来

它就在我身边刺绣。描红,修眉

镜子里反射它无限的美


 

它像彼岸的烟火,瞬间

就要让我簇拥,陪它回家


 

身体复归身体,风复归风

藏了往事的湖水,吹皱一春的花瓣


 

◎  身体里的积雪

 

千山鸟飞绝。梨花叠落成丘

葬千年的红头绳,红花鞋。

一个少女成少妇,一个异国

照到另一个山坡的太阳


 

繁衍断肠处的地方

爱的麦浪滚滚,颗粒归仓

中年的山水省略了多少情仇爱恨


 

未曾披上月光从夜里出走,生活里奔波的积雪

多想融成水

从身体里畅快地流出


 

不小心,有几片偷偷跑出

落在鬓角上

大地蜷缩成一团

而执著的心,还在向往

温暖的手指摁下春天的琴键


 

◎  感谢身体,藏下万种风情

 

感谢身体,让我豪饮美酒

让我把阳刚之气,长成特产

吟诗,歌舞,调情,热爱

把每一位女人的忧伤挤出身体

让每一座山脉分娩出一条河流


 

感谢身体,点燃每一朵欲望的桃花

打开每一条欲奔的河流,让语言成为轨道

让执著扫尽忧伤


 

感谢身体,让那个悲伤的少年

成为高原的另一条河流

他嘴唇里埋得太深的诗句

在贵德谷地,不断延伸、辽阔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s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