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键词: 原创 火凤凰网 火凤凰文学,火凤凰诗刊 艺术家博客
kesioncms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火凤凰艺术网/火凤凰网 >> 文学作品 >> 诗词 >> 浏览文章

[中华文学原创]低处的尘埃(组诗)

2012/3/21 20:22:17 本站原创 陕西姜华 【字体:   点击数:

一粒尘埃

十几年前  一场暴风雨把我吹飞
如一颗尘埃  落脚在南方这个陌生城市
多少次在风雨中行走  从没有中年漂泊让人
如此惊慌  有故乡的方言
扑打着翅膀  在异乡的土地奔跑  
呼喊  发出尖叫

人过中年  我还有多少时光可以挥霍
转让  出租  待价而沽
就像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惊悚  辛辣
散发出异味  让我再一次弯腰
陷入异乡泥泞  一个曾经高举的名词
早已被雨水冲淡  丢失了偏旁

多年以后  在故乡村口
我抱着自己的骨头  哭了
泪飞如雨  冰凉如故去
爹娘的手指

雪落的声音

秋风过来的时候  我听到
风雪细密的声音传过来
或高昂  或低沉  或忧伤
撞击我的耳膜  我惊讶这些近似宗教
白色的方言  和哑语
多少次  我试图接近它们
却往往被世俗冻伤

多少年来  失语的我  只活在一种声音里
抱紧一个细节  不停地敲打那些瓷器  直到发出光芒
有爱陪伴  还有我苦难的诗歌
回首中年卑微  左边是白  右边还是白

现在  我的天空经常布满乌云  泪水  和苍茫
初春的阳光照过来  还有什么能够让我放弃

忽左忽右的尘烟

这些昭示风水的景象
早已更改了我的容颜  和方言
忽左忽右的尘烟  陪伴着
一些人的灵魂出走  又原路返回
我无法评判这些烟尘有什么过错
浓浓淡淡的光景里  四季迅速走失

那些石头一样坚硬的尘烟  如往事明灭
水一样浮上来  把我的前世  今生和
卑微的人生照亮  漂泊的日子
故乡的气味  经常把我抹黑
骨头里的盐  水份  和血脉伴着我
在异乡土地上行走  不知什么时候
我突然哑了声音

老屋已经老了

独居山洼的老屋
沿着山里的风水生长 铺开
水稻 玉米 和高梁
繁殖着一个家族的血脉
大雁南飞的季节
奶奶掉了门牙 有风
在老屋的房子里自由出入

拄着拐杖蹒跚的奶奶
象一个民间版本的神仙
挂在竹篱上的丝瓜 南瓜
同奶奶一样寂寞 生长
慢慢老去 最后被风收走

往昔的繁华 落满灰尘
城市象一块巨大的磁场
吸走了铁屑一样的乡亲
年轻的 壮年的 男人和女人
一批又一批 侯鸟一样飞远
现在就剩下老屋 同奶奶一样年迈
坐在老屋的门槛上 从春到冬
奶奶 一颗老屋嘴里松动的门牙

老屋 一位红颜褪尽的女子
坚守在日渐萧瑟的岁月里
慢慢向人们讲述着
逝去的色彩 神态安祥

穿过黑夜的手

我现在经常失眠 习惯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一个人沿着旬关大道 孤独地行走
慢慢去触摸那些被夜色
掩盖的苦难 罪恶 和温暖
我看到那些在卷烟厂下夜班的工人
拖着一身疲惫 那些倒着时差的小姐
青着眼圈 一脸菜色
还有那些小偷 老鼠一样
贴着黑暗的边缘穿行

轻轻地 把夜晚的门扉打开
走进黑暗中的明亮世界
那些雪白的乌鸦 红色的蝙蝠还有
那些颜色难看的动物 植物
虽有前世的宿命 却没有成为败笔
只是它们的美好信仰 往往被世俗抹黑

现在我发现
既使再深的夜色 也无法遮掩
一个人的良心 骨头里的盐
在黎明到达之前 泛着微光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s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