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键词: 原创 火凤凰网 火凤凰文学,火凤凰诗刊 艺术家博客
kesioncms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火凤凰艺术网/火凤凰网 >> 文学作品 >> 诗词 >> 浏览文章

桑克组诗欣赏

2015/8/18 12:52:15 互联网 佚名 【字体:   点击数:

阴天,还是阴天

 

阴天,还是阴天

听起来不好听看起来挺舒服的阴天

安静的甚至安详的阴天

 

没有刺眼的阳光

没有趋炎附势的葵花

没有防晒霜的防线

 

阴天,还是阴天

听见自己心里的小溪在流

听见自己是一个活人

 

在湿漉漉的拥抱里

在悲伤的记忆的眼神里

阴天的围巾多么柔软

 

多么柔软

面条一样柔软的阴天

利于消化的阴天

 

听我读一首卡文纳的诗吧

让我写一封寄不出的信吧

阴天,还是阴天的平静

 

还是阴天的小提琴

缠绵而不粘连

偶尔跳跃的眼泪的钢琴

 

偶尔的天使的阴天

悬在空中

望着你笑

 

望着你的糖果

望着你的雷鬼乐

望着你公开的秘密

 

 

试探的罪

 

你不是真心的

我略微一试就试出来了

 

这么做不道德

我的错在先,没道理指责你

 

你制造了迷雾

迷雾后面又是什么样的山景?

 

我对自己绝望

怎么可以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呢?

 

在你我都活着的时候

糊涂的谈话的愉悦也就是这些吧

 

故人倘思我

及此平生时

 

是不是太过自恋了?

在南阳隐居或者耕种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窗外全是虚幻

窗内全是虚无

 

假期就这么消耗了一半

还有另一半由风消费吧

 

我在一厢情愿而愚蠢的孤独中

播撒甜俗的眼泪

 

 

边境的瞭望者

 

远处苍茫的山

起伏的褶皱之中的深纹

近处的坡地

各种植物等着

植物学家辨认

 

表层的浅雪

被风扬起来

裸露的岩石

小的是绵羊

大的是牧羊人

 

挺直身子

就能看见更远的东西

被前面略高的石头

挡住的半块阴影

正在休息的野草

 

那些敌人

或者鬼怪什么时候出现?

危险什么时候来临?

它让我兴奋

然后就是恐惧

 

平庸地守候生活

往往都是这样的

还有四季

盛夏的蚊子的贪婪

寒冬的冷风的提醒

 

同伴臃肿的冬衣

滑稽的生硬的笑容

我明白

他们就是我

忠实的镜子

 

更后面

是我的营地

是我的省府

我的首都

我的祖国的山山水水

 

各种各样的冷

各种各样的魔术

擦掉你鼻子上的浮灰

你的艳丽

你剩余的体温

 

 

黄色的哈尔滨

 

白天多么短暂,

不到五点就降下黑夜。

我早已习惯黑暗,

正如习惯严寒。

 

摸着黑走路,

你不会撞上正在落叶的杨树,

咔嚓咔嚓砍掉的

正是傲慢的贵族的头颅。

 

黄色的哈尔滨

早已取代白色的哈尔滨。

在黄色房子的低语之中,

你勉强认出孤独的阴影。

 

从涅斯梅洛夫

找出古米廖夫,

找出光荣的阿克梅

救援的我的绳索。

 

 

冬日里的步行者

 

雪已经停了,

火车大声地从灯盏旁边跑过。

白色的蒸汽没有遇到不存在的树叶的阻拦

直接穿过空荡荡的枝间。

 

为什么会觉得不是生气而是凄凉?

你平静地亲吻红色的胡萝卜。

咖啡变冷了,白色的奶沫凝固在褐色的海面上,

仿佛琐碎的珊瑚的堡礁。

 

在你的笑容里,

我勉强戴上暗绿色的带着白条纹的毛线帽。

在你的血里奔跑着你的不相信,

孤独的水汽在玻璃上变身为冰。

 

我一边走一边看着,

玩着嘴边白色的哈气,

染白纤细的汗毛并使之变粗,

仿佛粗粝的胡子。

 

曾经有过无轨电车,

曾经有过有轨电车。

在寒风中行人面部的皮肤太容易僵硬,

但欢乐还是会冲出它的封锁。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s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